BLOG_4.jpg
 

去過少女峰,舟車勞頓的時差6小時還是無法調整過來
先來一趟乘坐觀光列車-黃金列車(GoldenPass)
一起前進到浪漫爵士之都-蒙投(Montruex)
但是今天不是爵士夜,
今日要悠走在水上城堡歌頌拜倫筆下的《西庸的囚徒》-西庸城堡

 

黃金列車-西庸城堡-霞慕尼_170904_0032.jpg

艾瑪小夥伴乘坐體驗報告:

黃金列車搭乘 @ 瑞士茨魏西門

因爲瑞士之行有機會搭乘各式觀光列車,

有四種景觀列車最為著名,分別是「冰河列車」、「黃金列車」、「威廉泰爾列車」及「伯連那
列車」。

黃金列車(GoldenPass)全程是有琉森(Lucerne)至日內瓦湖畔的蒙投(Montreux)。

今日從茲懷斯文(Zweisimmen)小鎮搭乘,

個人是滿喜歡歐洲小鎮,

空氣新鮮、風景優美及人潮較少。

今日搭乘黃金列車-全景列車,

所謂的「全景(Panoramic)列車」,

就是將車窗玻璃延伸到天花板上,

讓乘客可以無障礙的欣賞各個角度的視野。

ㄧ路到日內瓦湖畔的蒙投沿路風景非常美...


瑞士艾瑪小夥伴.jpg

艾瑪小夥伴補充說明:
*黃金列車(GoldenPass)*
指的不是一列火車,實際上是一條經典的瑞士火車觀景線路,這條線路是指「蒙投(Montreux)—
—茲懷斯文(Zweisimmen)——因特拉肯(Interlaken)——琉森(Luzern)」這段主線路以及這條
線路上的若干分支線路。


黃金列車-西庸城堡-霞慕尼_170904_0033.jpg

 

結束一趟觀光列車,來到有「瑞士藍色海岸上的珍珠」之稱的蒙投來看看瑞士最知名的歷史古城,最初為16世紀監禁犯人的監獄,一次英國詩人拜倫(Lord Byron)於1816年來此參觀,在參觀地下室地牢內得知囚禁過日內瓦的獨立主義神父,緬懷感傷並大力讚賞解放運動,寫下《西庸的囚徒》,並於城堡內石柱上留下親筆簽名,自此古城因而聲名大噪,至今仍有許多遊客到此只為目睹英國詩人的親筆簽名。

 

黃金列車-西庸城堡-霞慕尼_170904_0039.jpg

 

座落在日內瓦湖的水上古城遙望遠方是日內瓦胡和阿爾卑斯山脈的美麗交織景象,西庸城堡的壯觀不是如同奢華般的浮誇,而是一種寧靜與穿梭在歷史軌跡的氣息。

 

黃金列車-西庸城堡-霞慕尼_170904_0041.jpg

《西庸的囚徒》--拜倫
我的頭髮已灰白,但不是因年邁,
也不是像某些人那樣驟感憂惶,
一夜之間變得白髮斑斑;
我的肢體已佝僂,但不是因勞累,
漫無盡頭的歇息耗盡了活力,
是地牢的囚居把它摧毀。
因為我一如其他的死囚犯
注定與明媚的天地絕緣,
身上戴鐐銬,門上有鐵欄。
僅僅是因為我父親的信仰
我就在這裡受禁,渴望死亡。
我的父親在烙刑之下死掉,
因為他不肯放棄自己的信條;
也是因為同樣的緣故,
我們全家皆身陷囹圄。
我們;原來是七個,現在只剩一人,
六個年輕的,一個是老年,
立場始終如一,從未變心,
面對著迫害狂反而傲岸。
一個被火焚,兩個死在刑場,
用血在信條上蓋了印章;
為了歹徒不許信奉的上帝
他們像父親一樣就義。
另外三個被投進了地牢,
其中只有我這殘軀僅存。
錫雍的地牢幽深而陳古,
裡面有七根歌特式的石柱;
七根柱子灰白而高大,
堅實地挺立在獄中幽光下。
日光在牢中會迷失途徑,
剛剛透出厚牆的縫隙,
轉眼間便消失得無踪影。
它在陰濕的地板上爬行,
好像沼澤上鬼火閃動。
每根柱子上掛著一隻鐵環,
鐵環中繫著一根鎖鏈;
那鐵器可是害人的東西,
我的四肢上有它噬咬的痕跡,
那些痕跡都永遠留住,
在我有生之年不會消失。
此刻的日光有些刺眼,
我很久未見過太陽這樣升起;
到底多久了,我也不知,
自從我最小的弟弟在我身邊死去,
我就不再記數一長串沉重的日子。
我們每人被鎖於一根石柱,
雖有三個人,可個個孤獨,
誰都一步不得走動,
誰也看不見別人的面容;
那縷蒼白暗淡的光線,
倒使我們看彼此像生人一般。
就這樣相聚,又這樣分離,
手被束縛,心卻連在一起。
雖然缺乏純淨的空氣和陽光,
卻仍有些安慰注入胸膛;
因為能聽到彼此的說話聲,
可以講述舊故事和新憧憬,
或者吟唱英雄的壯歌,
兄弟們就這樣互慰著。
但最後連這也失去味道,
我們的話語變得枯燥,
好似地牢石壁的迴聲,
不再那麼自如和充沛,
與從前的情景大不相同,
也許是產生幻覺的緣故吧,
但我總覺得那 ​​不像我們的話聲。
在這三人中間,我最年長,
所以應該支持和安慰他們;
對於這點,我盡了最大努力,
每個人也都是不遺餘力。
小弟弟最受父親的鍾愛,
因為他的前額酷似母親,
碧藍的眼睛宛如天穹。
他天生一個快樂的性情,
眼淚只為他人的不幸而流,
有時流得像山間小溪,
除非他能夠解除憂患—— 
他最怕看見人間苦和愁。
另一個弟弟也是心地光明,
但他生來是為與人抗衡;
他身材魁梧,剛毅烈性,
不畏抗拒世間的戰爭。
他樂於奔赴前列而就義
不願身陷地牢,懨懨待斃。
他的精神已被鎖鏈摧毀,
我眼看著他默默地枯萎。
對於他,這地牢恰似深淵,
戴腳鐐是最大的災難。
萊芒湖緊挨著錫雍的牆,
在牆下百丈深的深淵裡,
湖水的潛流教會而奔流;
從錫雍的潔白的城牆上,
一根測深線直伸到湖底,
而滔天的波浪把城牆圍起,
水和牆圍城雙重的防線,
把地牢變成了或人的墳墓。
我們的黑洞就在湖水下,
日夜能聽見水波的拍打;
它在我們頭上嘩嘩作響,
在冬天,我曾感到水的浪花,
打進鐵柵欄,那咆哮的風
正在快樂的天空中縱情奔騰;
那時連石牆都在晃動,
我雖感震撼也毫不慌張,
因為面向死亡我又有何所愁,
死亡會讓我重獲自由。

我說我的弟弟萎靡不振,
我說他們的壯誌已消磨完盡,
他憎惡地挪開他的食物,
並不是因為嫌飯食太髒,
因為我們習慣於打獵的粗糧,
對於事物好壞並沒較量,
從山上的羊擠出羊奶,
已變成城溝裡窯來的水,

湖波浩渺,水深百丈,
巨大的潛流回合而奔騰,
雪白的浪花拍打著城牆。
水和牆造成雙重的囹圄,
把地牢變成或人的墳墓。
我們的黑穴就在湖面之下,
日夜能聽到水波的拍打。 
我曾感到冬季的浪花打進欄杆,
怒吼的風肆意奔馳在藍天。 
那時石牢的四壁都在搖晃,
我感到了捍力,卻不驚慌; 
面對死亡我感到快樂,
因為它會使我得到解脫。


FB_Chamonix.jpg

 

結束歷史的寧靜軌跡,來到法國國界-霞慕尼(Chamonix)
預計明天前往白朗峰,夏慕尼吉為這次的中繼站,
今天就先在 阿爾卑斯山的陽台-霞慕尼稍作休息

 

timeline_20170903_230823.jpg

 

如果漫步在霞慕尼裡,可以發現它有恬靜優美的山莊景色,更有雄偉壯麗的雪山風光這裡是旅人的世外桃源,是滑雪與登山客流連忘返的小鎮在這裡你可以體會到法式的浪漫氛圍已飄散在絕塵清冽的空氣中在歐洲第一高峰之前體會霞慕尼短暫世外塵囂的魅力與絲綢裡吧。

 

瑞士艾瑪小夥伴.jpg

艾瑪小夥伴補充說明:

夏慕尼街景 @ 法國夏慕尼

瑞士之旅爲前往參觀「白朗峰」途中,

也過境法國夏慕尼(Chamonix)做爲中繼站,

夏慕尼位於義瑞法的交界處,

百年來一直都是很熱門的旅遊與度假景點,

冬季滑雪與夏季登山吸引非常多觀光客。

夏慕尼是攀登白朗峰的起點,

因為有纜車可以直達白朗峰,

故此區域又稱為:夏慕尼 – 白朗峰(Chamonix-Mont Blanc)

個人覺得夏慕尼非常有魅力與舒服的山城,

從市區可遠望白朗峰冰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ma 的頭像
Emma

艾瑪園地

Em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